信用知识
当前位置: 首页 - > 信用知识
“一带一路”国家信用服务现状报告:中线32国
  • 文章来源:信用中国
  • 发布时间:2017-07-17
  • 分享到:

  “一带一路”论坛刚刚闭幕,官方第一时间晒出了270多项成果清单,让我们清晰看到,“一带一路”已全面进入落地实施期,朋友圈不断扩大的同时,更有除政府以外的各层级主体参与其中,包括跨国公司、大中型企业、第三方服务机构和其他参与者。

  据政府公开信息显示,本届论坛期间,中国同68个国家或地区签署合作协议,形成了270多项,包括同30个国家政府签署经贸合作协议;与60多个国家相关部门及国际组织共同发布推进“一带一路”贸易畅通合作倡议等。

  截至2014年至2016年,中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总额超过3万亿美元。中国企业已经在20多个国家建设56个经贸合作区;仅2017年“一带一路”沿线66个国家和地区的核心基建领域投资总额逾4930亿美元,预计2020年之前或有8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需求。

  随着本次论坛的270多项成果的逐步落地,未来蕴藏的巨大商机更是值得期待。庞大投资的背后,对风险的防控越发重要,这将是“一带一路”战略真正实现互利共赢的关键一环。

  “一带一路”中线32国概况

  从“一带一路”版图上看,“一带一路”中线穿越中东欧、西亚和北非等地区,共32个国家。

  中东欧16国包括波兰、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波黑、黑山、塞尔维亚、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保加利亚、马其顿。该地区位于欧洲中东部,总面积133.6万平方公里,接近中国的1/7,国土面积最大的是波兰,最小的是黑山。该地区连接亚欧两大洲,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发展格局中,向西可辐射欧洲,是中国通过海路、陆路进入欧洲腹地的必经之路。近年来,中东欧国家整体经济走势趋好,发展潜力巨大,大多数国家年GDP增长率都保持在2%以上;爱沙尼亚、立陶宛在2016年经济自由度排名中位列全球第9、第13位,政府对市场干预很少,市场环境健康度高,来自政治、政策方面的风险很小。

  西亚北非16国包括土耳其、伊朗、叙利亚、伊拉克、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巴林、科威特、黎巴嫩、阿曼、也门、约旦、以色列、巴勒斯坦、埃及,面积共约739.4万平方公里;据2014年数据显示,该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达38785亿美元,占当年全世界总量的5%;总人口40229.1万,占世界总人口的5.5%;人均GDP为9641美元,排名全球60位左右。该地区凭借丰富的油气储备,多年来一直为世界各国供应大量的油气资源。中国前十大石油进口国有六个都在该地区。目前,中国已成为伊朗第一大贸易伙伴,以色列、土耳其第二大贸易伙伴;在上述国家设立投资企业已达1600余家,主要集中在阿联酋、沙特、土耳其、伊朗等国。

  中线32国宏观投资风险

  总体来看,中东欧16国绝大部分信用风险不大,大部分国家政治稳定性较高,经济发展程度相对较高;财政实力适中,大部分已是欧盟成员国或观察国,有利于债务的偿还。

  同时,我们也看到,多数国家经济对外依存度较高,易受外部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受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冲击,该地区近几年的GDP增速在“一带一路”沿线区域中垫底,近5年均值为1.5%,近3年均值为2.5%,略低于沿线国家平均3.0%的发展速度;部分国家还面临欧美国家的经济制裁。

  西亚北非地区的情况则更加复杂,该地区是石油宝库,为全球最大能源输出地,也是全球军事、文化、宗教等冲突最为集中的区域。从经济基础、偿债能力、社会弹性、政治风险、对华关系等维度综合分析,阿联酋、沙特阿拉伯的宏观风险最低,伊朗则是风险高位地区。

  再从投资环境看,目前西亚北非地区的个别国家还没有形成良好的水电、运输、通信网络,会导致一些不便利的问题:如个别国家会面临缺水、缺电;阿曼、阿联酋的铁路网络非常不发达等;通信设施覆盖率低、港口运转能力有限、航空线辐射不足的问题在该地区国家普遍存在,一定程度上给直接投资带来不便。另一方面,也表明该地区存在巨大的基础设施建设需求,这恰好是中国的优势领域和主要投资领域。

  总体而言,该区域国家投资风险处于中低水平,政治环境不稳定是最大的风险,个别国家产业结构单一、基础设施薄弱是经济发展的最大掣肘。即便如此,但该区域的经济增速整体高于发达国家,是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其巨大的市场潜力和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更是中国对外投资最具潜质目的地。

  中线32国信用现状

  近年来,中资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升温的同时,违约、失败案例也有发生。据宸信征信总经理韩梅介绍,从前几年已发生的大型违约案例来看,多数案例源于政策变动、国家保护主义、NGO施压的影响。因此在大型项目实施前,企业要做好全面的风险识别、预警,进行有效应对。

  韩梅表示:“信用信息描述的是公司在信用、经营方面的历史表现,在此基础上辅以全面的、与企业经营关联的多维度情报,经过特定的算法,可以一定程度上进行风险的识别和预警、甚至预测未来发展趋势。因此宸信征信除了为客户提供针对具体合作对象的跨境征信服务,还会基于全球开源情报,为企业客户提供与公司运营发展相关的国别政策、人文、军事、经济等宏观层面的信息。从微观、宏观各方面为企业优化决策提供信用信息支持。”

  目前国内信用评级公司对不同国别、区域进行主权评级,正是基于此种理论。

  通过数据调研发现,在国别选择上,与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卡塔尔、以色列等国合作,风险指数最低、幸福指数较高,因为从供需关系看,双方在油气、基建方面合作的需求很大;以色列的高科技产业也极具吸引力,加之以色列是亚投行的创始国之一,其对“一带一路”地区基础建设投资的支持态度十分明确。另外,阿联酋、卡塔尔、巴林等国的金融市场比较发达,阿联酋和卡塔尔已建立金融自由区,还配套以独立的监管体系,开放、稳定的政策环境对外资进入的保障相对较好。

  通常,参与论坛的各国都会将会晤成果落实到具体的项目清单上,涉及铁路、公路、能源、产业园区等重大工程。在今年论坛的270项成果清单中,涉及中线32国范围的合作项目有,例如:

  中国进出口银行与塞尔维亚财政部签署匈塞铁路贝尔格莱德至旧帕佐瓦段贷款协议,与塞尔维亚电信公司签署电信项目贷款协议;

  中国政府与匈牙利政府签署关于共同编制中匈合作规划纲要的谅解备忘录;

  中国国家发改委与希腊经济发展部签署《中希重点领域2017—2019年合作计划》、与捷克工业和贸易部签署关于共同协调推进“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合作规划及项目实施的谅解备忘录;

  水利部与波兰环境部签署水资源领域合作谅解备忘录……等数十项合作。

  随着此类国与国之间双边协议、备忘录的签订,有了国家主权的信用背书,有了相应的政策指导,中资企业在该区域的直接投资应该会得到更多法律法规、政策上的保障。同时,该区域本身政治风险小,商业信用体系建设较为完善,企业行为规范程度较高,未来中资企业在中线32国区域的投资前景,值得期待。